遺體處理概念與社會事件反思

昨天是重陽節,乃清明節以外,另一個登山掃墓、拜祭先人的日子。昨天筆者因工作在身,登上馬料水的山上,為醫學院的解剖課作準備。就在路經醫學院後門的「無言老師小花園」時,看見家屬卷上可能由子孫畫上的一幅畫放在「送別閣」的對聯旁邊,對聯提上「今夕吾軀無言教,他朝良醫有心人」,家屬當日從此門目送至愛的先人,這

2019-11-26T01:00:46+08:002019 年 11 月 12 日|0 Comments

非自然死亡及屍體發現案再談

由於近幾個月太多 #非自然死亡 及 #屍體發現案 的關係,筆者嘗試以自身的專業知識及經驗,以「半行內人」的角度,綜合一些政府各部門資訊及相關法律條文給大家參考。不過,由於程序太復雜,未能逐一詳談或簡化,希望各位有心為死者沉寃時,能夠更準確下判斷,把注意力投放在 #執法漏動 及 #程序公義 之處,而筆

2019-11-16T15:58:53+08:002019 年 11 月 12 日|0 Comments

死因尋求與同行支援

根據《死因裁判官條例》,凡任何人因意外或暴力而死亡或在可疑情況下死亡,或在警務人員履行其職責的過程中死亡,須向死因裁判官呈報的個案。香港科技大學生周梓樂,今早不幸離世,由於警方在11月4日凌晨於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及附近曾發射催淚彈,周同學在警方執法範圍內墮樓重傷,並可能因警方行動令在救援過程受阻或出現

2019-11-16T15:58:57+08:002019 年 11 月 12 日|0 Comments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