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桂麟
Latest posts by 伍桂麟 (see all)

就在上月911當日,我收到獲選2019年「香港十大傑出青年」的通知,主辦單位聯絡人問及自己的心情有否感到興奮,並提示將要寫下鼓勵香港青年的寄語時,我不禁心裡忐忑,在提不起喜悅的心情下,禮貌向對方道謝,亦表達了對沈祖堯教授提名本人及一眾評審信任的感謝。
.
事緣我當日正為一些自殺者家屬傾談義務遺體修復事宜(家屬是從新聞得知我曾為615金鐘太古廣場墮下的梁先生修復遺體),當時正值有不少青年人效法一些自殺個案,加上831事件才剛過去,學生在九月頭仍在罷課抗議當中。自愧在此時勢下,我如何能因獲奬而鼓勵到香港青年呢?或許沒有被鬧「離地中年」已應該偷笑了吧!但這卻讓自己希望執起筆來,抒發感謝之情外,也順道把心中複雜的情感疏理一回。
.
我們香港的青年於過去的四個月,經歷了很多過於他們能承受的事。就在831太子站事件發生後,從新聞中不斷出現警方認為沒有可疑的屍體發現案。此期間不斷有人向我查詢有關「死人」的處理及疑問,有些青年希望我說出是否有先人枉死之說,有些青年為手足可能死去而大怒,有些青年希望尋找所有可能出現的蛛絲馬跡而不斷強迫自己,有些青年有近乎喪親之痛的抑鬱情緒,有些青年哭著選擇相信手足沉冤而死了,悲痛莫名。
.
他們現在正是集體經歷由已故紓緩治療之母,精神科醫生 伊莉莎白 庫伯勒-羅絲 (Elisabeth Kübler-Ross) 描述喪親者對待哀傷與災難過程中,經常遊走的5個獨立階段,分別為:否認事實、憤怒激動、討價還價、情緒低落、接受現實。
.
政府至今仍立場強硬,而且不願真誠溝通,青年人由集會遊行的和平理性表達,隨着警方的武力逐步升級,雙方都失去應有的理性,但雞蛋們面對重裝而擁有公權力的高牆時,我必然站在雞蛋的一方,只願能在你們不顧一切衝向高牆前,我們這些較成熟的人,能給你看到另一種可能性和出路,而不需你們使用武力下,再次白白犧牲和送頭。
.
容讓我在此鄭重多謝你們每一位年輕人,你們已經犧牲得很多了。香港街上明明就有如此多傑出的青年,可惜香港政府亦將會失去這兩至三代的青年。我知道,香港政府和上幾代人沒有虧欠你們生活基本所需,但卻一直虧欠了你們尋求公義的機會,經濟體制虧欠了你們實現自我和向上流動的機會,高樓價政策虧欠了你們生活的尊嚴,現在政府正逐步虧欠了你們集會及言論的自由,警方執法上亦虧欠了你們一些基本的人身安全。如像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的框架下,香港青年正快速地失去人生的各種需求。
.
在接受傑青面試的過程中,評審問我當選後希望日後對香港有甚麼貢獻,希望為香港青年作甚麼榜樣,這問題一直縈繞我心,雖然口中念念有詞,但打從心底裡覺得我個人未有甚麼資格作這時代的香港青年作榜樣;思索良久,或許自身的專業和經驗上能解開部份市民的困惑和無助,青年人的榜樣反而激勵我多走一步。
.
就在今天,我承諾對部份受影響的香港人作出即時回應,就是盡力推行自己人生上另一個服務死者和生者的計劃,將命名為「逝去同行計劃 — 非自然死亡處理服務」。
.
|關於逝去同行計劃 — 非自然死亡處理服務|
.
近幾個月的社會運動之中,慨嘆青年在上街時遭受警方過度的暴力傷害,市民在不同的情況下所受到的傷害,已經上升至生命受威脅的程度。加上警方在拘捕行動及拘留過程的處理方式,以致處理嚴重傷者及屍體發現案,無論在執法過程及記者招待會的解釋上,一直未能令廣大香港市民䆁疑。
.
尤其從831太子站事件,到近月的多宗屍體發現案,本人看到青年人的各種焦慮和恐懼,他們在不同的渠道上傳閲各種資訊,雖然能為公眾提供更全面的證據及關注,但有不少資訊在大眾缺少專業知識之下,容易捕風捉影或帶錯風向,形成了各種集體「炒車」,引發大幅度的期望落差或即時情緒需要的情況出現,甚至有青年向我請教如何寫遺書的悲哀。
.
眼看近日愈來愈多有關屍體發現的謠傳,社會中弱勢社群面對非自然死亡及自殺個案 (例如剛剛出獄之殺病妻案的黃伯),家屬亦感到徬徨無助,本人與不同相關專業的友人在網上不時出文澄清,為大家梳理一些觀點與角度,同時亦努力尋找各方專業單位的意見及支持,希望盡快成立臨時義務項目,並由「香港生死學協會」牽頭支援非自然死亡及屍體發現案中的家庭。
.
本計劃「逝去同行計劃 — 非自然死亡處理服務」,服務對像主要為面對親友突然離世之人士,例如:自殺、刑事案死者、因病或意外突然離世等等。現在計劃已經取得多個慈善服務團體及私人單位的合作聯繫,希望短期內義務先行部份服務,並在眾籌成立後,日後能在平衡成本下,逐漸成為恆常服務。
.
「逝去同行計劃 — 非自然死亡處理服務」詳細內容將以新聞稿不日發佈,在此先給大家參考五大支援內容簡介如下:
.
1)身後安排 — 殯儀服務、骨灰處理、法律及財務處理等
2)情緒支援 — 成人哀傷輔導、兒童哀傷輔導、支持小組等
3)法證支援 — 尋求法醫監察、專家証人、解釋法醫報告等
4)遺體修復 — 修復有明顯創傷的先人遺體、修復儀容等
5)遺物處理 — 執拾屍體發現居所、遺物整理、遺物轉化等
.
若希望了解有關遺體處理及非自然死亡個案可參考以下有關小弟的文章和連結:
.
《遺體處理概念與社會事件反思》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遺體處理概念與社會事件反思/

《非自然死亡及屍體發現案再談》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非自然死亡及屍體發現案再談/

《抗爭者問點寫遺書 手足離世如喪親 伍桂麟以生死教育安慰絕望港人》https://hk.appledaily.com/…/201…/TYWYT6K7746L3SFQNFJF7BXKLE/

《自殺者教曉我們的一堂生死課-專訪遺體防腐師》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自殺者教曉我們的一堂生死課-專訪遺體防腐師伍桂麟/
.
|永遠永遠永遠都不要放棄你自己|
.
最後,我想引用幾句以故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的名言互勉及作結:
.
「堅持下去,並不是我們真的足夠堅強,而是我們別無選擇。」

「並不是我們喜歡一件事情就可以把它做好,而是我們在做的時候,學會了喜歡它。」

「我沒有別的只有熱血、辛勞、眼淚和汗水可以奉獻。這些都是我最寶貴的財富。」

「請記住:永遠永遠永遠都不要放棄你自己。」
.
就讓我們兄弟姊妹爬山,各自努力吧!
.
———————————————————
.
|關於我|
.
伍桂麟 Pasu,基督徒,文化藝術人,土生土長香港人,並畢業於一所名為「公理」的中學。從小熱愛藝術創作,於香港藝術學院畢業後,曾從事商業設計及藝術教育工作,因緣際會下入行殯儀行業的遺體防腐及修復工作。從事與遺體相伴的工作,是中國人十分禁忌的事情,對於社交及自我價值的一定程度的影響。加上每天看到不同的死者和家屬,工作容易走向麻木或感性兩個極端,需要學習理性來平衡生活的壓力,而基督信仰和生命的種種偶遇,使我人生行上截然不同的道路。
.
我二十多歳開始入行從事服務先人的工作,但年少的我在人生閱歷和溝通能力不足等原因下,仍難以面對死者家屬。在那時來說,或許我以自己的藝術修為,把先人儀容修復原好,已經是給死者親友的最大祝福。直至我在殯儀館的防腐室遇上我的好朋友,我終於真正面對「生死大問」的反省和覺悟。
.
|好友之死和覺悟|
.
這位識於微時的好朋友與我同齡,就好像時下青年形容的「手足」一樣,當大家一起經歷過和打拼過,他卻在人生正盛之時,情緒困擾下墮樓結束生命,使我心裏無時無刻反覆遊走於無力感及悲奮莫名之中。在他死前一天,我曾經拿起電話想致電安慰他,但我因覺得自己不懂說話而沒有打上這通電話。一天過後收到消息時,已經後悔莫及,而我對自己好友的最大補償,就是硬下心腸修補他留在身上的痕跡。同時,我心𥚃也留下了一道磨滅不去的傷痕。
.
古時的南傳佛教有一種叫「不靜觀」的修行,是一種修行禪定的調心方法。他們會藉由觀想人類身體的組成,以及人體在過世之後,成為屍體,並逐漸毀敗的過程,被認為是對治欲界貪欲特別有效的一種方式。我在工作中,很多時有類似的心路歷程,或者算是近乎一種靜觀或靈修默想的狀態。在這兩星期修復好友遺體的過程中,腦中在不斷「回帶」和問上自己千百個「如果」,直至出殯當日他母親給我説道謝時,我發覺修復內心的傷痕比起修復遺體的傷痕,難上很多很多!
.
|死亡工作的轉捩點|
.
在面對死亡或生出尋死之念時,我們都顯得無比脆弱,就算像我這樣工作的人也不例外。在生死之念的瞬間,我開始希望在人生選擇上,給予自己不同想像,「從死看生,活好當下」。就在約三十而立之年,我在教會當了一年神職事奉後,選擇來到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發展自己新的事業,成為生物醫學學院解剖室的遺體防腐師。
.
這段時間的我,在工餘參與很多社福機構有關生死教育的培訓及服務,自己亦希望把各種經驗及知識融入中大的工作當中。由於在工作之中發現醫學院應用很多無認領遺體作解剖教學之用,有感遺體使用上對死者有欠尊重,加上遺體供應亦十分短缺,於是結合自己在生死教育、哀傷輔導、殯儀、遺體處理、文化研究、市場學、品牌學及設計等知識,在陳新安教授的全力支持下,發起了「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
.
|遺體捐贈文化推廣|
.
「無言老師」是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對遺體捐贈者的尊稱,而計劃的理念以「尊重」、「人性化」和「社會責任」為中心。隨著醫學生在對待先人遺體態度的改變,讓這些未曾接觸過死亡的年青人,反思如何嚴肅尊重生命、探索生老病死,加上同理心的提升,更使他們對病人更能感同身受。在推行計劃初期,實在不易走入社區,我們團隊在推廣過程中,不斷嘗試結合各種生死教育原素。近年遺體捐贈數字日漸上升,市民對生前身後的安排也日漸開放,使「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成就了一個又一個觸動人心的故事。
.
現在,遺體接收的數目不單足夠供應中大醫科生學習,更同時支援了其他學系,臨床部門及政府部門的醫學教育和研究。中大的生物醫學學生和中醫學生也可以從解剖遺體中學習表皮、肌肉、血管等脈絡結構,消防處的救護員也可藉著遺體了解和練習入侵性的救護程序。其實計劃成立初期,我們團隊只希望滿足本校的醫科生需要,提升學生對生命的尊重,現在每年平均超過一百人捐贈遺體的結果遠超預期,香港人的善良和大愛精神,實在我們遠超預期。
.
真.香港人!一個都不能少!
.
#伍桂麟 #十大傑青 #生死教育 #無言老師 #遺體捐贈 #屍體發現 #非自然死亡 #逝者同行 #同行陪伴 #香港青年 #從死看生 #活好當下